<menuitem id="jnnjr"></menuitem>
<tbody id="jnnjr"></tbody>
<track id="jnnjr"></track>
<menuitem id="jnnjr"><dfn id="jnnjr"><thead id="jnnjr"></thead></dfn></menuitem>
    1. <bdo id="jnnjr"></bdo>
    2. <menuitem id="jnnjr"><optgroup id="jnnjr"><thead id="jnnjr"></thead></optgroup></menuitem>
      <menuitem id="jnnjr"></menuitem>


      版块导航

      论坛活动
      网友活动公告爱心天地|公益行动龙海蓝天救援队青年志愿者|共青团员
      龙海生活
      话说龙海急需帮助灯谜世界亲子乐园|教育摄影自拍检察官说法|网络调解与法律咨询
      人生大事
      房屋租售|楼盘信息中介房产发布婚恋征友中心汽车频道
      消费信息
      求职招聘二手交易美食频道生活服务旅游频道
      民生便民
      龙海农商银行龙海电力龙海供水龙海公交
      论坛管理
      疑问建议
      查看: 3810|回复: 3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热点话题] 芗剧“戏状元”康孟

      [复制链接]
      1#
      跳转到指定楼层
      发表于 2020-4-20 15:04:35 | 只看该作者 |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芗剧“戏状元”康孟
      作者:康志星
             【摘要】康孟(1927.82012.5),原龙海市芗剧副团长、司鼓、导演,是解放前后名噪漳码厦一带芗剧戏坛的名艺人。曾经饰演《四进士》宋士杰一角,观众尊称“驳不倒的老先生”,也因其科班功底、多才多艺,是一位艺兼文武、唱做念打俱佳,后台乐器样样精通的全能艺人,而被同行誉为“戏状元”。
              在上个世纪70年代末的一个夏夜,香飘世界的水仙花故乡,漳州人民剧场彩旗飘扬,灯火辉煌。龙海市芗剧团《三凤求凰》正在这里隆重上演。剧场内鸦雀无声,观众都瞪大了眼睛,屏住呼吸,随着剧情的发展起伏,时而发出满堂的喝彩,时而报以热烈的掌声。特别是来漳视察工作的杨成武将军看得是那样专注,不时流露出会心的微笑!度锴蠡恕肥欠鬯椤八娜税铩焙,龙海市芗剧团首次创作传统戏曲演出的剧目,它以喜剧的情节和较为完美的艺术性获得了成功。至此,已经连演78场,场场暴满。演出结束后,当时任漳州地委书记刘秉仁介绍康孟就是这部戏的导演兼司鼓时,杨成武将军紧紧握住他的手,连声称赞:非常棒,是一部好戏!
              在龙海市芗剧团即将迎来建团50周年之际,笔者慕名与芗剧作家姚溪山一起来到厦门,拜访了已退休在家享福晚年的康孟老艺人!败季缫帐,就是我的一世人”。从他那神采奕奕、充满自豪的话里行间,透露出了对芗剧艺术的执着追求。也燃起了我对几乎正在淡出都市视野的芗剧,其发展变化和艺人生活的好奇。
              康老是漳州龙海人,十一岁时,由于家庭生活所迫,便以20块大洋卖身(契约7年)于王明旗“金瑞春”北馆(京剧)戏班。后来,先后转搭“武皇春”、“明月春”、“笋仔班”等戏班。临近解放的时候,老板跑了,没有戏演。1950年,经人介绍,来到厦门金城戏院唱戏。1952年加入厦门群声芗剧团。
              提起小时候学戏,他十分感慨地说:那时候学戏非常艰苦,特别是开始学的科班北馆,唱的是京剧,念的是本地话,只能边学边演、边演边学,哪个角色缺人就顶上哪个角色,文戏武戏都要做,没日没夜地演戏。而且演员经常挨戏头家体罚,单单处罚形式就有32种,演出如有出现差错,都要受到株连,最轻的站着闻尿桶味,重则竹鞭、鼓锤“水鸡剥皮”。旧社会里,唱戏的人是没有任何地位的,是下九流的,常常受地痞流氓欺负骚扰。演戏走乡串村,都是自己背着戏具、包囊走路,这里演完去那里演。有一句“吃的是生锈的锅,睡的是庵边庙角”,就是演戏人生活的真实写照。
              康老自小天资聪慧,勤奋好学,并先后得到两位名师的指教,十四、五岁已能娴熟自如地饰演各种行当,生旦净末丑样样拿手。尤其擅长表演有正义感的包公和关公戏,成为独当一面的戏班台柱。他那沙哑浑重的唱腔,稳健明快的台风,独特四寸的“厚底靴功”和过硬的棍、枪、锤、三节棍、七节鞭、大刀,以及吊毛、后滚毛、抢背等“武戏”功夫,加上善于运用丰富的肢体语言,表演细腻、洒脱、生动、逼真,倾倒了无数热心的戏迷。许多戏迷经常送吃、送喝的,剧团到哪里就跟到哪里看戏。有的至今已成为忘年之交。值得一提的是,康老夫人李亚掽,就是当年的“戏箱”,为了追求心爱的“白马王子”,也投身于芗剧事业。如今这对相濡以沫的伉丽,已携手走过了整整五十一个春秋?道嫌行矶啻砭缒,最出名的是《狄青取旗》(饰狄青)、《吴汉杀妻》(饰吴汉)、《打棍出箱》(饰范仲雨)、《崇祯吊柳树》(饰崇祯)、《游龙戏凤》(饰正德皇帝)、《黄飞虎反五关》(饰黄飞虎)、《高令公借人头》(饰高令公)、《杨令公磕碑》(饰杨令公)、《狸猫换太子》(饰陈琳、包公)、《探阴山》(饰包公)、《审乌盆》(饰包公)、《华容道》(饰关公)、《关公斩颜良》(饰关公)、《水淹七军》(饰关公)、《唐伯虎点秋香》(饰唐伯虎)、《王老虎抢亲》(饰周文彬)、《陈三五娘》(饰陈三或五娘)、《铡美案》(饰韩棋、包公)、《赵金兰》(饰赵炳松)、《盗马》(饰黄天霸)等等。这些剧目因他领衔主演而盛演不衰。1955年,由时任厦门群声芗剧团导演林镜泉执导,与叶振东、徐棋能、沈陆安联袂演出的《四进士》,曾轰动漳码厦,因此他被尊称外号“驳不倒的老先生”。当时剧团打出他的巨幅肖像剧照广告,每到一处,戏票都提前好几天卖完,戏院也因空前暴满而大获收益。
              1958年,三十而立的他,从厦门回到龙海。带着满腔的热情,把精湛的演技献给龙海人民,为龙溪实验芗剧团(后改为龙海芗剧二团)艺术发展倾注了很多心血?道夏钍椴欢,只上过1个多月的速成班,为提高专业剧团的表演艺术水平,他在承担繁重演出任务的同时,勇闯文化水平难关,开始潜心学习研究演导知识。他在继承传统芗剧表演艺术的基础上,积极拥护支持“戏改”。从剧目上,选用定型剧本演出,改“幕表戏”为定型戏。从曲牌上,大量运用邵江海创建的“改良调”,使唱腔旋律流畅,唱词运用自如,表演更加富有表现力和浓厚的闽南乡土情调。从念白上,按照“千斤曲、万斤白”要求,规范演员表演念白,摒弃土话、粗话,讲究语言文雅,提高演员表演素质。比如“老伯仔”(老爸)改为“爹爹”等。从演技上,横向引用,博取众长,使芗剧艺术从粗陋向精致推进。在赵庆亭、林一第等京剧导演的支持帮助下,他将京剧各种服装、脸谱、动作、乐器进行消化融合,灵活运用于芗剧表演。在他的推荐下,剧团先后将京剧《萧何月下追韩信》、《金沙滩》、《杨广篡位》、《齐王求将》、《寇准背靴》、《满江红》、《斩经堂》、《雁门关》、《智取威虎山》、《沙家浜》、《白毛女》、《自有后来人》等剧目,移植、他在继承传统芗剧表演艺术的基础上,积极拥护支持“戏改”。从剧目上,选用定型剧本演出,改“幕表戏”为定型戏。从曲牌上,大量运用邵江海创建的“改良调”,使唱腔旋律流畅,唱词运用自如,表演更加富有表现力和浓厚的闽南乡土情调。从念白上,按照“千斤曲、万斤白”要求,规范演员表演念白,摒弃土话、粗话,讲究语言文雅,提高演员表演素质。比如“老伯仔”(老爸)改为“爹爹”等。从演技上,横向引用,博取众长,使芗剧艺术从粗陋向精致推进。在赵庆亭、林一第等京剧导演的支持帮助下,他将京剧各种服装、脸谱、动作、乐器进行消化融合,灵活运用于芗剧表演。在他的推荐下,剧团先后将京剧《萧何月下追韩信》、《金沙滩》、《杨广篡位》、《齐王求将》、《寇准背靴》、《满江红》、《斩经堂》、《雁门关》、《智取威虎山》、《沙家浜》、《白毛女》、《自有后来人》等剧目,移植、改编成芗剧,在提高芗剧艺术层次上进行多方位的探索和实践。如《金沙滩》中,他饰演杨令公(白须武老生),与饰演杨七郎(武二花)年轻演员江文卿搭档,两人吸收许多京剧的表演技巧,充分施展大刀、长枪武戏对应功,尤其是将割舌根、挖双眼、刷须、扫蹚、磕碑等舞台艺术,栩栩如生地展现在观众眼前,成功地塑造了杨家将两位尽忠报国、骁勇善战的英雄人物,深受观众的欢迎。
              为实现更加完美的艺术目标,他还虚心向同行学习,长年累月苦练各种曲艺乐器。熟练掌握鼓仔、六角弦、大管弦、洞箫、三弦和月琴,以及铜锣、大钹等乐器的演奏技巧,稳坐芗剧后台“八只交椅”。他演奏的二胡独奏曲《鸿山鸟语》、《二泉映月》等达到炉火纯青。特别是他坚持用铁条练“软鼓”办法,主攻鼓仔乐器,加上对戏曲鼓介深入研究,具有独到的见解和创新,鼓技一流,自成一派,成为芗剧戏坛著名的“鼓仔师”。
             在努力攀登芗剧艺术巅峰途中,一场史无前例的文化   大  革、命,将他扣上芗剧封资修的“艺术祖师爷”帽子,遭受批判,芗剧团也被强行解散。
             1973年,国家拨乱反正,他是政府首批落实政策召回剧团的“老”艺人;氐骄缤藕,他便义无反顾全身心地投入,为芗剧艺术发展开拓道路。他积极向剧团领导提出建议,帮助许多芗剧艺人重返岗位,发挥艺术中坚作用。同时,利用自己原有深厚的芗剧表演功底优势,力促芗剧团加紧人才培养,抢救传统艺术,开发戏曲市场,实现艺术生产和经济效益双丰收。1977年,剧团移植排演了现代戏《蝶恋花》,他建议并执导,尝试性地加入古装剧情歌舞片段“嫦娥奔月”,一时让久违了的观众一饱眼福,引起强烈的震撼,展露了芗剧传统剧目的新希望。面对不少演员是从农村招收和歌舞转型过来的,缺乏表演传统剧目基本功底,他从导演《秦香莲》开始,经过几年含辛菇苦、呕心沥血地培养,不厌其烦、一招一式地传授,终使一大批青年演员如高纯、洪丽影、周跃忠、郭维窕、康国祥等脱颖成才,成为芗剧艺苑新秀。
             导演是戏曲艺术的指挥中枢,也是一个成功艺术团体的灵魂。为让每一出导演的戏都能成为艺术精品,他坚持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不断进行改革创新。一方面,在选定剧本后,他从不轻易马上排戏,而至少要用10多天时间研究剧情,深思熟虑,用心进行二度创作。许多演员和观众都说,他导演的戏能紧扣观众的“心”。注重在把握剧情起伏紧凑,深入刻画人物性格,充分运用锣鼓音乐,营造武打热闹阵容,避免出现舞台冷场等方面下功夫,做到在每场戏落幕之前,留下或剧情悬念,或生活哲理,或娱乐欢快,让观众的“心”跟着戏“走”,时儿“揪心”、时儿喜泣、时儿心情舒畅,不能不接着往下看。如在导演剧团整理、改编的传统剧目《吕蒙正》时,他通观全剧,精心构思,对“四丑”穿插表演进行重点加工,对饰演吕蒙正、刘月娥演员用心启发,使在戏里的角色穷书生的落魄、被讥讽的尴尬、功成名就的得意和相府“千金”的慧眼、对爱情的忠贞无悔表演活灵活现、惟妙惟肖,以及对相爷、“四丑”势利的鞭挞恰如其分,引起观众的共鸣,收到很好的戏曲效果。另一方面,从人物造型、服装道具、灯光布景、音乐唱腔等方面加以推陈出新。1978年,剧团编剧姚溪山、魏乃聪创作的新编古装戏《三凤求凰》,由康老执导。他通过精心构思、二度创作,对芗剧音乐、表演形式进行改革创新。他与剧团乐曲作者林其富配合探讨,从芗剧《三凤求凰》音乐上大胆突破,首次改变过去千篇一律,曲牌套唱词方法,而按剧情需要,整体构思创作配乐和唱腔设计,为每一段曲牌音乐既保留了芗曲特色,又根据不同性格的角色,设计了抒发情感各具神韵的唱腔。同时,引入先进的灯光、布景、音响设备,使芗剧音乐和舞美艺术实现了向更高层次的新跨跃!度锴蠡恕、《吕蒙正》、《双教子》、《赵匡胤》、《玉莲环》、《金石情》和《孟丽君》等十几个剧目,经他精心的导演雕琢,配上比较精致完美的音乐舞美设计,成为当时剧团风靡各地的保留剧目。其中还有六、七部被香港东方唱片公司及中国唱片社录制成音带,向国内外发行,深受观众赞誉。
              康老不仅在传统艺术有深厚的底蕴,而且思想开放,接受新事物快,对现代戏曲艺术也颇有造诣。多年来,与剧团姚溪山、林国辉、魏乃聪合作编导,成功地移植、改编、创作了许多现代剧目如《龙江颂》、《杜鹃山》、《周成过台湾》、《红灯照》、《龙岭春晓》等。1979年,由他担任艺术指导的《双剑春》,被选调赴京参加国庆三十周年献礼演出。这是芗剧艺术第一次登上首都舞台,轰动了京华,获得了文化部颁发的演出和创作两个奖项。
              作为芗剧团副团长、老前辈,德高望众,可他处处以身作则,身先士卒,为人诚恳,淡薄名利。不管担任演员、司鼓、导演,还是兼任社会职务,从不倚老卖老,从不计较个人得失。他曾多次婉言谢绝了厦门市歌仔戏剧团以优厚条件的商调,一心一意扑在龙海市芗剧艺术事业上。虽然积劳成疾,五十开外就身患心肺疾病,但仍坚持与大家一起睡地板,吃集体餐,在农村、山区、海岛、城乡为广大观众服务。他喜欢说的一句话:过去“做戏头,乞丐尾”,现在改革开放,有了邓小平,才有我们今天的好日子,吃点苦不算什么!
              退休后,康老还时时刻刻关注着剧团的发展。1993年,他应剧团邀请,担任芗剧《疯女恋》艺术顾问,赴省城福州参加’93首届海峡两岸(闽台)戏剧节暨福建省第十九届戏剧汇演,与台湾一心歌仔戏剧团对台同演,并获得了剧本、表演、音乐等七八个奖项。平时,不管是哪里来的人,只要有求于芗剧艺术的,他都会毫无保留地给予指教。他总希望,通过大家的努力,让芗剧这颗深深扎根于广大闽南人民心中的艺术之树能够生长得更加葱茏。
              在六十多年的芗剧艺术生涯中,康老就是这样以热爱艺术、献身艺术的赤子之心,脚踏实地,锐意进取,一步一步定位艺术坐标,默默奉献实现人生价值。
              品味芗剧,那沁人心脾的浓郁乡情不言而喻。
              缅怀名老艺人,让我们感悟到了芗剧艺术文化的真谛。
              愿康老在天之灵能保佑龙海芗剧得以更好的传承发展!
                                                                                   

                                                                                                                              2020年4月10日
                                                                                                                 (作者为龙海市戏剧家协会主席)
      2#
      发表于 2020-4-22 19:31:37 | 只看该作者
      缅怀名老艺人,让我们感悟到了芗剧艺术文化的真谛。
      3#
      发表于 5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缅怀名老艺人,让我们感悟到了芗剧艺术文化的真谛。
      4#
      发表于 3 天前 | 只看该作者
      龙海,芗剧,曾经人才辈出,宗师泰斗,名家名角,台前幕后,各领风骚。
      现在,戏曲受关注少了。年轻人对龙海芗剧了解更少。建议,多发此类文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我要删除贴子|教你注册发贴|贴子不见|号被封|手机版|关于我们|赞助本站|小黑屋|互泊网络|设为首页  

      网友言论不代表论坛立;内容之合法性及真实性等由发布者负责,本站概不承担任何责任!发贴者承担一切因本文发表而 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同本网联系。

      客服微信:18759755512法律顾问:ITLAW-庄毅雄律师 备案信息:闽ICP备18001503号 闽公网安备 35068102000179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精品国产自在自线官方 常熟市| 化德县| 清涧县| 江都市| 和平区| 桂林市| 秭归县| 普陀区| 浦东新区| 穆棱市| 垫江县| 祁阳县| 进贤县| 芮城县| 明星| 洪雅县| 鄂托克前旗| 方正县| 浮梁县| 阿瓦提县| 库伦旗| 容城县| 太仓市| 新乡县| 肇州县| 平潭县| 平利县| 吉隆县| 聂荣县| 寿光市| 定边县| 包头市| 封开县| 徐州市| 西充县| 襄樊市| 柳江县| 邵武市| 新营市| 廉江市| 江城| 吴江市| 黑龙江省| 汝城县| 洛南县| 尼勒克县| 健康| 长子县| 利辛县| 靖安县| 漳州市| 军事| 沙洋县| 皮山县| 西充县| 宜兴市| 偃师市| 刚察县| 桦南县| 建宁县| 仁化县| 保康县| 南汇区| 筠连县| 体育| 三河市|